李今朝的培訓證書,這是他眾多培訓證之一

  5月14日中午,路人在李氏骨科診所門前圍觀
  5月13日,一個合肥醫生將病人治死後拋屍掩埋的事件引發社會極大關註。事發3月31日當天,診所究竟發生了什麼?涉案醫生為什麼會選擇拋屍?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本報記者赴合肥調查發現,涉案醫生曾任縣政協常委,自稱拋屍動機是看重社會名望。
  “太可怕了,屍體就埋在我家門口,全爛完了,害得我現在晚上上廁所都不敢出門。”71歲的老人沈來珍眼睛抽動著,指向家門口200米之外的一塊荒地。順著她的手指看去,那裡是一片剛剛拆遷完的土地,瓦礫堆高低起伏,新掀出的黃土在這片土地上不規則地縱橫著。沈來珍說:“埋屍體的地方原本是一口井,有七八米深,現在,都被警察填平了。”
  5月11日下午,20餘名身著便衣的警察扛著鐵杴,來到了井邊挖坑,一直忙活到了晚上12點多。第二天,就聽村裡人說,井里被埋了一具屍首,爛得已經看不見臉了。
  “喪盡天良!”沈來珍罵著,咽了一口唾沫,給圍觀的鄉鄰講開了這段不知道被她重覆了多少遍的事。
  為找人,家人稱翻遍附近下水道
  今年3月31日,52歲的劉業清去合肥市黃山路與東至路交口的渦陽李氏骨科診所看肩周炎,此後就如人間蒸發了一般,失去了聯繫。此後的42天,劉業清的家屬一直四處張貼尋人啟事。
  “不記得貼了多少張了,大街小巷都貼遍了。”劉業清的妻子楊德芬說。她甚至想,丈夫是不是失足掉進了下水道,於是,她和兒子幾乎翻遍了蜀山區的所有下水道井蓋。
  絕望,像刺骨的寒風一樣深入骨髓。對於這個家庭而言,劉業清幾乎是支撐這個家的全部力量——52歲正值壯年,年初剛剛當上爺爺。
  然而,幸運並沒有光臨這個家庭。5月9日,當地警方經詢問證實,劉業清在看病時被醫生李今朝殺害,並將屍體運出市中心掩埋。
  接到家屬報警後,合肥蜀山區警方曾3次偵測到劉業清的手機信號,在合肥市科技館附近出現過,並曾移動。且道路監控顯示,3月31日晚上,李今朝的豪華轎車曾離開診所,兩次沿著長江西路駛到過肥西南崗一帶,其後便消失。
  所有的疑點都指向了醫生李今朝,據他交代,是他自己將屍體埋在了合肥西郊外的雙塘村。那一段路,讓一個醫生徹底失去了職業的所有尊嚴。
  5月14日中午,記者重走了那段路。出診所門,上黃山路一直向西,沿著長江西路一直前行,大約有20公里,經過21個紅綠燈和攝像頭,便是埋屍的地點雙塘村。村子的對面是一個加油站,附近荒無人煙,剛剛被拆遷一半的村子鮮有村民過往。
  “選擇這個地方一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地方偏遠,剛剛拆遷完也沒多少人會動,再加上埋在井里,自己不說誰能知道呢?”記者採訪時,一位路人分析說。天網恢恢終疏而不漏。警方多次確認後,5月10日晚上,醫生李今朝被帶走,他交代了所有的犯罪事實。
  診所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據李今朝供述稱,當日,劉業清到診所治療,他在無菌室內,用“祖傳秘制”的“脈絡靈”藥劑,給劉業清進行了註射。之後劉業清便口吐白沫,情急之下,李今朝把劉業清鎖在了診所2樓的一間無菌室里,最終劉業清身亡。
  當時,診所里只有劉業清及李今朝兩人。鄰居說,回憶起來,李今朝的渦陽李氏骨科診所並沒有發生過任何異常,並且李今朝本人很自律,一直嚴格按照上下班時間營業,從未中途關門停業。但是,另一個家庭,卻已然發現了事情的不對。楊德芬稱,當日中午下班回家後,發現劉業清不在家。當時沒有多想的她,掏出手機給丈夫發了一條短信:“中飯好了老劉,什麼時候回來?”
  幾十分鐘後,等不到劉業清回家,楊德芬就給他打電話,一直沒接。下午上班後,楊德芬借同事的手機打給丈夫,依然無人接聽。楊德芬著急了,她開始向親朋好友打聽丈夫的下落,“找遍了劉業清經常光顧的麻將室,問遍了身邊的親戚朋友,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當晚11時30分許,劉業清的電話已關機。4月1日凌晨2點多,楊德芬報了警。她說,丈夫這幾年從事代駕行業,每半年體檢一次,除了有點肩周炎,身體一直很好。今年3月初,劉業清肩周炎複發,經常到渦陽李氏診所打點滴。
  “他這人很簡單,平時也沒什麼不良嗜好,除了有時候會打小牌,也不嗜酒。結婚20多年了,從來沒有夜不歸宿過,更不會無緣無故不接電話。”楊德芬說。
  丈夫失蹤後的第二天,劉業清一家人涌到了渦陽李氏骨科診所,在接待他們時,醫生李今朝煞有介事地說:“你丈夫可能被傳銷組織帶走了!”
  “人是來過了,可就獃了十幾分鐘,花了200多塊錢買了藥,就急匆匆地走了。我也不知道去哪了。”楊德芬回憶當日李今朝的話。
  就在一家人到處張貼尋人啟事的時候,李今朝還十分熱情地幫忙張貼,嘴裡埋怨著:“老劉這人真是的,出門也不給人說一聲!”
  診所門面加裝修,或花費500萬以上
  5月14日上午,本報記者探訪位於合肥市蜀山區的渦陽李氏骨科診所發現,診所隨著李今朝的落網而大門緊閉,玻璃門上,有人用鮮紅的顏色寫著:“殺人犯李今朝”。
  據該診所所在的物業工作人員介紹,渦陽李氏骨科診所是去年10月31日試營業的,面積疊加有169平米左右,因為樓層很高,李今朝自己隔出來個二樓,這樣下來,大概有300多平米。
  附近鄰居介紹,該門面房當時購買價為2萬多一平米,也就意味著李今朝的診所僅購買價錢就400多萬,加上裝修,花費可能在500萬往上。
  據記者多處瞭解得知,李今朝,男,55歲,安徽省渦陽縣人,家境殷實,婚姻穩定,常開一部保時捷卡宴,有三個子女。自1983年從醫以來,他一直喜好“正骨治療”法,將其視為自己的“獨門技藝”,行醫過程中,不願他人在場。
  據警方透露,3月31日上午,劉業清來到他的診所治療時,診室內只有劉業清和李今朝兩人。在醫治過程中,劉業清出現不適並死亡,李今朝害怕擔責,影響到他的聲譽,就沒有聲張,而是將屍體藏在辦公室的角落裡,並於當晚偷偷將屍體運往南崗附近的一處荒地掩埋。
  其中,聲譽一直是李今朝十分看重的東西。5月14日上午,記者在診所現場看到,診所所有臨街的玻璃上,幾乎貼滿了李今朝參與各種學術活動的照片,以及和骨科專家學者的合影。
  致人死亡的“脈絡靈”,一支100元
  “現在才知道這人是個騙子!”家住附近的老人陳曉英說,大概3個月前,她經人介紹到渦陽李氏骨科診所看病,但她對李今朝的印象並不好。
  “來了他大概給一看,你問問題他也不回答,基本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話,然後就給你開藥,中藥和西藥都開,一次花費3000元。”陳曉英告訴記者:“他給人開的藥都一樣,只要來看病的,基本都說是自己的獨家秘方。好像接骨還不錯,肩周炎根本沒啥用。”
  最讓陳曉英鬧心的是,自己吃了李氏所謂的“獨家秘方”,不僅病疑點沒好,反而胃里火辣辣得疼,一碗粥都喝不下去。最後她來找李今朝,李今朝說那還是不要吃了,觀察一段時間再說。結果她自己買了點藥吃了,胃才慢慢好起來。
  透過暗色的玻璃門窗,記者看到一個角落裡,堆滿了小袋裝的中藥材。據其餘患者透露,這些所謂的李氏秘方,一小袋100元,可以熬成藥喝,也可以碾碎後外敷。另外,致人死亡的“脈絡靈”針劑,也是一支100元。
  記者聯繫蜀山區衛生局得知,經檢查檢驗,渦陽李氏骨科診所各項手續齊全,並且事後對診所醫療設備進行了檢驗,未發現有明顯違規。至於死者劉業清為什麼打針後出現口吐白沫情況,尚有待進一步化驗。
  李曾任縣政協常委,發生過患者失蹤的事
  事發前,李今朝在當地的名聲並不壞。宋秀芳是附近的環衛工人,據她介紹,她已經在這裡幹了17年的環衛工。
  “今年元月1日他店正式開業,鞭炮聲震天響,請了很多人來,熱鬧。他還做了一個很大的板子放在馬路邊,招攬生意。”有時候碰見,李今朝會問幾句她的身體狀況,還會說:“要累了沒地方歇腳,可以來我診所坐坐,我那兒有茶水。”
  記者發現,在李今朝時常活躍的一些論壇里,他經常以助人為樂的老大哥身份出現,一旦有網友有個頭疼腦熱,或者醫學問題上的咨詢,李今朝一般都很樂於解答,因此頗得人氣。
  可即使如此和善的光環,也難掩李今朝的另一面。據楊德芬介紹,3天前有渦陽縣一家人到她們家,感謝能讓李今朝落網,因為也曾發生過患者失蹤的事。
  渦陽縣距合肥280多公里,開車需要3小時。李今朝在那裡有兩棟氣派的三層樓房,在陽光的照耀下,“李氏骨科”的招牌十分醒目,但診所房門緊鎖。據當地民眾介紹,“李氏骨科”來源於李今朝的父輩。曾經,老父親帶著李氏三兄弟在這裡開了一家骨科診所,專治跌打損傷、脫臼等。李今朝是三兄弟中的老大。
  李今朝後來去了渦陽縣醫院,在骨科從事推拿按摩工作,1994年,被提為門診副主任。1998年,李今朝調入縣愛衛辦,擔任副主任一職。1999年5月1日,《執業醫師法》頒佈實施,李今朝符合“認定”標準,順利取得了職業醫師資質證書,為中醫類。後通過考試考核,李今朝晉升,被評為主治醫師(中級職稱)。
  2006年,李今朝從縣愛衛辦提前退休。2007年,他開辦了“李氏中醫骨傷診所”,生意紅火,很多人慕名而來。李今朝還一度在當地任政協常委。然而,警方證實,李今朝確實有過類似的案底。
  “2008年,他在渦陽老家做私營醫療時,曾出過類似的醫療事故。一名患者莫名失蹤了。”“當地警方就以失蹤人員來登記調查。”楊德芬說,但這個案件很快線索中斷,成了“無頭案”。
  警方:目前基本排除有幫凶
  離診所6分鐘車程,便是劉業清生前居住的紅鑫小區。記者看到這個家庭的生活拮据——將自己所租住房屋的一層租給了他人,自己一家人住在閣樓上。
  與劉業清經常在一起散步的王先生介紹,他為人熱情,老實本分。之前一名喝酒的車主在車內落下了上千元錢,代駕司機劉業清第二天在車主酒醒後,把這筆錢一分不剩地歸還給了車主。
  劉業清兄弟四人,他在家排行老二。三弟劉業柱說,二哥平時性格樂觀,見人總是樂呵呵的,沒聽說得罪過人。最近,劉業清還當上了爺爺,成天把小孫子掛嘴邊。“他當天上午準備去接孫子的,不巧親家出門,他就去了這家診所。”
  “他可是醫生啊,就算給我哥打錯了針,第一反應也應該是救人啊。”劉業柱分析說,至於李今朝出於什麼動機殺人滅屍,劉業清被埋時是死是活,如今尚不得而知。
  同時,讓劉家人猜疑的是,劉業清身高近1.8米,體重160多斤,而李今朝身高不過1.75米,看上去也不像是有力氣的人,要沒有幫凶,他是怎麼把人裝進袋子還運出去埋屍的?記者詢問鄰居得知,一般情況下李今朝和妻子兩人在診所。
  “他還有一個女兒,聽說和女婿一起在合肥哪個區的公安部門工作,但不經常來這邊。”一位住在附近的陸先生說。5月14日下午,記者從警方瞭解到,目前基本排除了有其他幫凶的可能。
  (原標題:他看重社會名望 警方稱:其有類似案底(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t87utuogd 的頭像
ut87utuogd

亂世佳人

ut87utuog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